非氪型玩家-

我活了

盗图,帮转

甜豆不能吃:

首先,占tag致歉——
这些都是在快手上发现的,并未授权转载,也未标明出处,这也只是冰山一角。快手上还存有大量未授权转载图片,因为数量限制就发了几个。
请老师们都开一下作品保护,尽可能的避免盗图!!
为维护版权问题,为了你喜欢的老师尽可能的不受到不必要的伤害,为了你喜欢的cp,   
请使劲转载和小蓝手!!谢谢!!
再次向各位致歉!!
(雷安也有被盗的,我没发而已)

渣渣本人就是我没错了/
我不管这杰克是dalao!







园丁:你不是抓三放一的吗???
杰克……
(抱你去解密码你居然想遛我?上天吧。)


可以说邪教永远是最棒的了wwww
他们真的超可爱/
不会画画不要打我/来自画渣的绝望
但依然作死想交一波党费emmmm

可恨的瞎jb摸鱼/哼

加了滤镜依然丑爆/wwww
暴风哭泣












影子跟星星的日记
※严重ooc
※严重个人化

影狗星星兄弟向/兄弟直男吐槽很正常/真的不弯

慎入。

字数少不能怪我。
赶作业党的绝望/





公元3069年x月x日 ——

     韩.逐梦之影.信:
      
     我就是整个银河系最帅的特工——逐梦之影。

     今天真是莫名其妙奇形怪状的一天。
      我在半睡半醒间忽然被什么玩意儿揪着头发……哇啊!痛醒了mmp……
       “cnm那个兔崽子揪LZ头发?!”
        哥终于忍不住骂了出来tmd。
          LZ用了0.03秒瞬间弹了起来。
         “唔……”
         在我眼前的是一个戴着卡哇伊兔耳朵的浑身蓝色的小妹妹。
         wq可爱想……果然小萝莉什么的最棒了(不我还是更喜欢高冷的小姐姐多一点)。
        她一手揪着我的头发一手拿着一把……wcnmd剪刀?!一边拽还一边“咔嚓咔嚓”??!!!
        “mmp小坏蛋你还LZ狂拽酷霸炫的发型!tm老子用了整整俩小时才弄出来的!!”
       我肉疼地拾起地上那一缕缕我为了勾搭小姐姐特意染成银白色的还特么闪着点银光的碎发独自悲哀。
        (要知道这可是悄悄拿逐梦之星用来保养他那两把枪的钱……md.这要让他知道不得被射成筛子……)
        凉了呀……
        这还怎么去找小姐姐嗨……
        愣是给我整成杀马特了这小兔子……
        这时,哥的房门开了——
        “影狗你发什么神经?大早上瞎bb些啥子东西?”
        进来的是满脸黑线的逐梦之星同志。
      
        “下次再乱用LZ钱毙了你!”
   
         wwww果然还是小星星最好了。
         他又原谅我了hhhhhhhhhhhhhh

       “   我爱你我亲爱的星星~”

         “死出去给LZ吃早餐!cnm再唱现在就宰了你!!”

   

       于是乎,我边抱着这个令人哭笑不得的小丫头,边给她喂小米粥。
         “为啥我们这儿就不知从哪儿窜出来个丫头?”
         /  韩.一脸懵逼.信/

        看着小星星居然石乐志般地扮鬼脸逗这小可爱喝牛奶,我开始怀疑人生。

         说好的除了哥以外最高冷最帅的男人呢??
          (马可乱入:wcnm!!)
           
          “你特么啥都不记得了?”
          小星星白了我一眼。
            “哈??”
            “鬼才记得!昨晚到星际酒吧喝多了几杯顺便要到了几个辣妹子的联系方式然后带她们去兜了几圈然后……呃……就没有然后了……”
          小星星听罢,啥也没说,直接就给他俩枪上膛了……
          “大哥我错了!!……”
           “韩二狗你今天就得给我跪在这儿!!”
          溜了溜了!
          这时,一直在默默喝牛奶的小兔兔终于开始用她萌死人的奶音开口说话了:“星星哥哥……不要打了……”
        我跟小星星同时愣住,然后我我我我……我居然看见小星星脸红了???
         哇哇哇啊赶紧拍下来啊!
        随即我便听到小星星用一种苏炸的声音哄她:“好好好,阿音乖~”
       小兔兔也笑了,妈耶笑得比那啥还好看!!
       妈耶写不下去了LZ失血过多快休克了……
      





     公元3069年x月x日——
      马.逐梦之星.可.万年烂摊子专业收拾户.波.职业吐槽.罗:

      我是我们家唯一具备生存能力的——逐梦之星。。。
     

        说起影狗这sd就来气。
        这货天天出去泡酒吧泡马子mmp用的还是LZ的钱!
       什么?你问我他不应该有很多酬劳才对嘛?啊对没错如果他没有全砸在他那两嘬银毛上确实是富得流油的,可惜他眼里只有发型与女人了mmp……
        影狗的发型老值钱了呢额呵呵……
        啊劳资看看表现在几点了……嗯还有五分钟十二点半了等会儿他该被俩女人架着回来了……

       “叮咚——”
        嗯,过了五分钟。
        我的神级预判果然从未出过错。
        我怀着当头给他一拳的心开了门,结果却发现站在我面前的是个有着二次元美少女蓝汪汪水亮亮的大眼睛的小萝莉?!天哪她为什么这么可爱!!兔耳朵好萌!!!

      woc这要一巴掌呼下去简直就是犯罪!!!
     

     (※小星星资深二次元人士沉迷各种游戏动漫坚定的萝莉控√)

       妈耶这一天真美好!啊啊啊啊啊!!
      

      “hi~小甜心 ,你怎么在这儿呢?”
   

      我用我最好听的声音同她打招呼。

      “这个哥哥睡着了……安丽娜姐姐让我送他回来……”
       小兔兔眨眨她可爱到爆的大眼睛,歪着头道。
       cnmb影狗……好家伙……安丽娜都勾搭上了……星际酒吧第一舞姬啊……砸了多少钱呐这得……LZ.rnnnnd……

      我黑着脸看着像死尸一样躺在地上散发着酒味的影狗,微笑中透露着mmp。

     嗯今天是很美好如果没有这个家伙将世界和平。
  
       无语。

       罢了罢了,难得这么可爱的小姑娘上门作客,哥可没空跟他大眼瞪小眼。

     

         “进来坐坐吧!小甜心。´・ᴗ・`”
         “嗯嗯,谢谢大哥哥!(*╹▽╹*)”
         “啊啊叫我星就好*罒▽罒*!”

         

      于是乎, 我拖着泰山压顶搬沉的韩二狗进屋,把他丢上床上随便盖条毯子ojbk自生自灭吧魂淡让你怎么对待兄弟!

       “小甜心,安丽娜姐姐为什么让你送他回来啊?”     
         摸摸她的头,看着她喝着牛奶,我心都快被萌化了。
       那可是  我刚才到厨房东翻西找捣鼓了好一阵子才找到的昨天买的草莓味儿童钙奶(呵。这可不是给我喝的。)。
        某狗子就是喜欢乱丢东西。
        还说什么有童心才不会老。
        幼稚。
        可笑。
        不成熟。
         “不知道诶。我是被姐姐捡回来的。”
         “嗯?”
      看她的 眼睑渐渐垂下几分,我的心底不禁生出些许怜惜 。
       “我从小在卡罗特星际孤儿院长大……是安丽娜姐姐带我去看外面的世界,教我跳舞……”
        “唉……”
         我心疼地抱着这个小姑娘,却发现了一张从她身上飘下的纸条——

       亲爱的阿影:
        今后我的小妹妹音就拜托你照顾喽!谢谢你啦!
                                                         安丽娜






(其实是安丽娜得了重病才把音托付给她最信任的影狗。然而影狗并不知道她已经快要走了。然后小星星又莫名变成了妹控。唉……)










      啧,真是个随便的女人。
       影狗那种家伙怎么可能肩负得起这种重任??看了LZ只好勉为其难地照顾这个小甜心了!

      我恨铁不成钢地瞟了韩二狗一眼,撸起袖子,开干!
       默默翻开别人送的《三分钟教你变成大厨》埋头钻研……
      然后……
      我 从此便踏上了了当一个吹爆自家妹妹的好哥哥的不归路。
      












事后打野刀威逼影狗:小星星我就不说什么了!你写多点不行??
影狗:gunLZ从来不写作业
星星:我从小写双份作业

emmm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能麻烦大家给蝉蝉多投点票了。占tag致歉 。虽然说天美给英雄刷票,我也改变不了什么,但是只要我们有爱她的心,这就够了。
蝉蝉和李白已经被天美榨干了,于是乎天美又换了棵摇钱树,曾经的刺客一哥法师一姐已经没有油水可榨取了。心疼他们。他们简直可以和宫本一起三个人凑一块儿过了。

不过,毕竟是信仰英雄,还是麻烦大家了。
也算是我们对他们的一份爱吧。

她与他

之前蝉蝉被削的时候玛的,当时太心痛了。
有点个人情感掺杂在里面emmmm见谅
这是根据一次排位写的。

















       双视角
        貂蝉——
        有一天,她到王者峡谷匹配,匹配到了一个她从未匹配到过的人。
       我方:貂蝉、安琪拉、后羿、哪吒、李白
       敌方:妲己、王昭君、程咬金、杨戬、黄忠
        (话说为什么双方都是这种俩法的奇形怪状的阵容??)
       李白?传说中的青莲剑仙?王者峡谷第一老公?
        他身着紫色狐裘,手持青莲剑,一双狐狸耳朵微微动了动,紫色的眸子闪着清冷的光。清冷出尘却又浑身散发着一种妖魅的气息。
         难怪有如此多的女子倾慕他,名不虚传。
          她的心跳,有点变快了。
          但是,比自己强得多的是 ,她不会妄想。
            调整了心态,她一如既往地说道:“我中单。”
            安琪拉却不乐意:“我中单,貂蝉姐姐你现在不太行,让你中单一定出事。”
         她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却又闭上了,低着头走去上路了。
       她在上路清兵,对面老是过去抓她。
        原因?对面认为就她最好杀。
        她好不容易把来抓她的人全解决掉,准备打蓝。
         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她打蓝。
          他们说她拿了蓝也没用,只会便宜了对面。
        她只好自己打。
          她好不容易把蓝打到只剩丝血,安琪拉忽然从中路过来,一个普攻,把蓝抢了。
        “安琪拉,你不是还有很多蓝么?”她错愕地问道。
        安琪拉把她蓝抢了是什么意思?

       
         “貂蝉姐姐,反正你拿蓝没什么用,不如给我吧,多好。”安琪拉是微笑着对她这么说的。
          是,她现在很弱,连秀都秀不动了。
           她不再是从前那个和别人抢蓝的法师一姐了。
          现在的法师一姐,是王昭君吧……
          “好……“她抖了抖,眼圈微微泛红,低头飞快地跑开了。
       她本想回城,结果草丛里忽然跳出来王昭君和妲己。
        没蓝的她绝望地闭上了双眼。
         就在王昭君和妲己快要把她杀死时,一
道狐影闪过,李白,那只狐狸,挡在了她的身前。
         
        狐狸漂了个大招,王昭君和妲己直接残血了。
         他再用青莲剑轻轻挥了几下——
         李白     击败       王昭君
          李白      二连击破       妲己
          她愣了愣,随即忙到道:“谢谢……剑仙大人……”
         狐狸的一头紫发与衣襟在风中飘逸,各外潇洒。
         “不用。”狐狸淡淡道。
           “呜呜~李白哥哥为什么要杀小妲己~”妲己呜呜哭道。
          “……”王昭君也用一种极其委屈的眼神看着他。
          狐狸回头瞟了她们一眼,什么也没说,自顾自打野去了。
        他的耳朵有点红。
         可能是她看错了吧。
          有好多次,她的目光都在追寻着那抹在野区闪动的紫色身影。
          她还久久不能从狐狸救她的时候脱离出来。只是老想多看看他。
         在她又一次没蓝时,李白请求集合。
          安琪拉这时也正好没蓝了,就蹦蹦跳跳地过去了。
           果然,她就知道,不是给她的。
            李白又来了一句:“貂蝉过来。”
              她有些反应不过来。
              不是给安琪拉的么?
              安琪拉气呼呼地从对面野区出来,原地回城了。
        她到对面野区,只见狐狸围着只剩一丝血的蓝爸爸转圈。
       她要是再不来,狐狸怕是要被蓝爸爸单杀了。
       她拿了蓝,问他为什么。
       狐狸笑了笑,说:“你也要蓝啊。”
        说着,便回城了。
        ……
       他们胜利了。
         MVP是狐狸,9/0/7。
         他也削过很多次,可还是那么强。
        在大家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时,她悄悄离开了。
       在峡谷的一片草丛里哭。
        她已经不是曾经的她了。她现在很弱,弱到对面一看见有她 ,就有必胜的信心。
       她一拿蓝,对友就说她浪费资源。
        对面把她当提款机,就喜欢针对她来抓。
        她也不想啊,她多么地努力,希望大家不要这样看待她,她也可以很强啊。
        她再也忍不了了,压抑在她心头的委屈如朝水般涌出,令她难受至极。
        泪水一滴滴淌下,滴在地上。
         草丛忽然被掀开。
          她颤抖着把头抬起一点点,只见是狐狸。
            “终于找到你了。”狐狸的紫眸之中满是怜惜与担忧。
       她急忙缩回去,她不愿让他看见她如此狼狈的样子。
        ”不要哭了。”狐狸用手抹了抹她的泪水。
         “不要看……”她祈求着。
         谁曾想过,骄傲的她,也会有这可怜的一面。
          “以后,我保护你。”狐狸轻轻搂住了她,“我将护你一生一世。”
           狐狸身上的青莲香,很好闻。
            “嗯。”



     李白——
      又是平常的一天,他又在王者峡谷平常地匹配,却匹配到了不平常的她。
      她,就是传说中的绝世舞姬,貂蝉。
       她一袭粉衣,头上别着一朵莲花。她远比传言中要美得多,就是用尽世间所以的千言万语,都描述不出她的一分一毫。
          微风拂过,她及腰的黒发与裙摆在风中飞舞。发丝拂过他的脸,无不让他动心。
         他看着她与安琪拉抢中单,看她无奈地走到上路,莫名有些心疼。
        他在野区打野,眼睛却无时不刻不盯着上路,生怕对面来抓她。
            她的身姿在他眼中舞动,很美。
          有好几次,他看得太入神,差点被野怪单杀。
             他去反完野,见小地图上只有她一个人在打蓝,觉得很心酸。
          他过去看了看,她快打完了,就不插手了。
           哪曾想他刷完野后,看到她飞快地跑出了野区。
        再一看,原来是安琪拉抢了她的蓝。
          他还听见安琪拉说:“你拿了也没用,与其送给对面,不如给队友。”
        他忽然很讨厌安琪拉。他没试过如此厌恶一个人。
         他觉得安琪拉很过分。
          这时,他忽然看见小地图上王昭君和妲己在和她打架。
        她没蓝了,会出事的!
        他终于忍不住了,像疯了一样赶到她的身边。
        他对王昭君和妲己漂了个大招,再补几刀,双杀。
        他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人儿,没事,太好了。
         她急忙感谢他。
         他笑着说不用。
          她没事就好。
           近看她,更漂亮了。
           他的心有点慌,跑去反野了。
          他的耳朵一动一动,耳尖微微泛红。
             家里的蓝被偷了,他一看,她又没蓝了。
        他把对面的蓝砍到只剩丝血,请求集合。
        她没来,反倒是安琪拉来了。
         “你来干什么?”他眉毛一挑,问道。
         “你没看见我没蓝了吗?”安琪拉反问他,“要不你请求集合干什么?”
          “我又没说要给你,貂蝉也没蓝了。”
          “你给她,没什么用。还不如给我。”
             “我愿意。”他不想和安琪拉多说了。
            “你……哼!”安琪拉气鼓鼓地走了。
            “貂蝉过来。”他轻唤道。
             她拿了蓝,感激不尽,问他为什么。
             他只是笑笑说:“你也要蓝啊。”
             说完,在她感激的目光下回城了。
             ……
             他们胜利了。
             他并未留意自己的战绩,反而第一时间看她的。
             5/0/6,评分第二。不错,战绩是正的。
          他满心欢喜。自己没让她死一次。
          回头欲寻她,却不见。
           他满峡谷找,终于,在一片草丛中找到了她。
          他听着她的呢喃,很是怜惜。
           他也是被削过很多次的,这种感受,他也懂。
        她的泪,滴在地上,也滴在他的心上。灼伤了他的心。
        他温柔地搂着她,享受着她身上的莲花香。
        “其实,你很强。”他轻轻说道。
       “别哭了,以后,我保护你。”他信誓旦旦地说道,“我将护你一生一世。”
        “嗯。”她点点头。
       “在下,心悦你。”他的唇附在她的耳边,轻声道。
      “好巧,妾身也心悦你。”
       “回家吧。”他笑了。
         “好。”




         十里春风,不及你一声笑语。
         若是你愿意,我愿将世间最好的,都予你。

          我曾十步杀一人,却败给你一个眼神。
            

         

    
  
           

       很久以后的某一天,貂蝉与李白相互依偎着,并着肩坐在长安城的最高处,遥望着皎洁的明月。
       “阿白……”
         “怎么了,蝉儿?”
          李白微微侧过脸,带着一丝笑意注视着她。
          “如果当初我没被削,你是不是不会喜欢上我……”
       貂蝉盯着他的眼眸,一字一句地认真道。
      她的意思是……当初若不是出于同情,他们会不会走到一起。
     
       听她言尽,李白眼中的笑意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貂蝉从未见过的坚定。

     “瞎想些什么呢,傻丫头!我的承诺 ,可不是轻易给人的。”
      说罢,某狐狸还不忘轻轻敲敲某蝉的小脑袋。
       “再瞎想,等会儿你自己下来。”
        “啊啊啊啊阿白我错了!”
        “嗯?”
          →_→(来自某狐狸的死亡凝视)
         “夫君……”
         “媳妇儿乖。”

太懒了码了一点点……emmmm
辣鸡文笔致歉……
请求大佬不要喷,比较幼儿园文笔嘛……




上.

扁鹊面无表情地用他那不带丝毫情感的眼睛看着面前这个憔悴的绝色美人,淡然开口道:“你在我这坐了有半日。”

一直盯着他发呆的貂蝉这才回过神来,冲他嫣然一笑,道:“怎的,神医可算是愿与妾身说上一句话了?”

“……”

“我,讨厌虚伪的东西。”

他沉默片刻,才甩出这句伤人的话。

“……”

这次是她沉默了。

“真实吗……只会更令人憎恶、恶心罢了……”

貂蝉浅笑道,她的眼中划过一丝难以捉摸的忧伤与痛苦,虽然只有一刹那,却还是被他看见了。

眼睛,是不会骗人的。

“说,有什么病状。”

他心中一颤,随即又烦躁地揉了揉太阳穴。

定是因过于劳累出现的错觉。






他不信。

不信这样一个薄情的女人也会有愧疚感。

战神吕布视她如命,直到临死前一刻都不忘安抚她

【不要害怕。活下去。】

她倒好,竟与那亲手杀死吕布的赵云有染。

这样一个虚伪的女人,着实令人憎恶,恶心。

“也罢。既然神医这般不情愿,妾身也不会纠缠,就此告退。”

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扁鹊心乱如麻。

这个女人……真是难以看透……














再见她时,是两个月后。

“神医、神医大人!!不、不好了!!”

邻家的少年大呼小叫着赶到他的医馆。

“嗯?何事……”

扁鹊正翻阅着医书,有些不满他的打搅。

不过,下一秒,当他看到少年搀扶着的人儿时,他瞬间乱了阵脚。

“啪!”

医书从他手中滑落到地上。

“这、这是怎么回事?”

扁鹊敢说他从未如此惊慌、不安过 。

“咳、咳……”

斜靠在少年身上的貂蝉迷迷糊糊地咳了几声。

她现在狼狈得很,浑身都湿透了,头发也凌乱不堪。

少年与她一样,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干的。

“方才我在河边帮阿娘洗菜,看见她跳下去……”

“什么……她……不可能的……”

扁鹊的手微微颤抖着,难以置信地盯着她,语无伦次。

明明是这样自私的女人……怎会有此等轻生的念头?

混乱片刻,扁鹊很快又调整了过来。

身为医者,心理素质自然不会差,何况是他。

“你且先回去换衣吧。”

他从少年怀中接过貂蝉,任由她就这么靠着,还不忘关切少年。

“嗯。我先告辞了……”

其实他也是一个很和善的人啊。不过是性子冷淡了些……

少年如是想。


“你……到底是个这样的人呢……”

扁鹊困惑地看着她,喃喃自语。

自师父仙逝后,他便独自一人归隐于这僻静的小村庄里,开了个小诊所。虽然如此,却也不觉孤单。当年,他随师父四处游历行医,看遍了人世间的贫瘠愁苦、悲欢离合,见惯了富贵人家间的勾心斗角,看厌了闹市的繁华之景,到头来,还是更爱这清静的世外桃源,偏爱这淳朴的民风民俗。

这平平淡淡的 一山,一水,在他心中胜却人间无数。

他自诩看透了这世俗凡尘,可到头来,竟看不透一个小小的女子,实是可笑,可笑矣!


这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除师父外他看不透的人。






怀中的人儿似是受了凉,打了个小小的喷嚏,像只小奶猫一样在他身上蹭来蹭去的,令他有些不悦。

扁鹊索性把她打横抱着,由着她在他怀中胡闹,皱着眉头,很是无奈。

他小心地将她放在榻上,似是放什么易碎的陶瓷般,谨慎至极。

“非礼勿视。”

扁鹊说着,取出一条白绫,遮住眼睛,便替她宽衣。

湿衣服穿久了会感冒。

一名医者,应以救人为己任,其余一律不管不问。但行己事,莫要多管。

师父的教诲,他一直铭记于心,不敢违逆。

扁鹊白皙修长的手指摸索着她的衣带,用灵活的指尖快速替她褪去那一身湿透的衣裙。

正当他托起她的头正欲替她换上干衣时,貂蝉又动了。

“唔……饿……”

她毛手毛脚地拉扯着他的衣角,在他慌乱之中含住了他的指尖,抓住他的手就是一阵舔咬。

“你……”

扁鹊有些慌了神,匆忙抓住她两只不安分的小手,却猝不及防地被她拉到榻上,两人就这么抱着咕噜噜地滚了一圈,他被貂蝉压在了身下,顺带连白绫都在慌乱中给扯掉了。

你故意的吧??!!!

扁鹊的耳尖莫名爆红,俩眼珠子瞪得老大,想合又合不上,尴尬得要死。

貌似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别闹啊你……”

这女人真麻烦得要死……

她却像是没听见似的,反而更放肆地在他身上摸索、舔咬着。



这要不是个病人他就给毒死了……






他的衣领被某人罪恶的小手硬生生拉开,脖颈被软软的舌头来回撩拨着,被她舔过的地方似是被什么东西灼烧过一般,滚烫难耐。

被她睫毛扫过的地方有一种酥痒的感觉……



关键是动还动不得,一动就要崩,这是最为致命的一点……

这要让人看见还得了的,……






佛祖原谅啊……



扁鹊只得乖乖就范,在心里一边默念着清心咒一边祈求着。


他守了这么多年的处子之身啊……完了啊……他的清白……


诶,哪怕是这么清高的神医大人,碰到这种情况也只能乖乖就范了。





“越人哥哥……”

恍惚间,貂蝉突然蹦出这么一句话来。

不可能的……那个名字……

扁鹊目光一滞,随即陷入遥远的回忆中——

夜,大雨倾盆而临,毫不留情地冲刷着被血腥染尽的村落。

“越人哥哥……”

年幼的婵娟趴在九岁的扁鹊背上,口中断断续续地念叨着他的名字。

“婵娟乖……再撑一会儿……”

他就这么背着她在遍地的死尸中飞奔。

只要逃出去,逃出去就好……

他清楚地明白,自己的腿部受了点轻伤,而婵娟也突然发起了低烧,如若不连夜逃出去,势必会像其他人一样被杀掉。

在山匪冲进村子的那一刻,村长反应极快地将他们藏在了地窖里头,这才使他们逃过一劫。

他们是免了这死亡的噩梦,但其他人……

唯有趁晚上那些强盗们大醉后跑了……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山林里,扁鹊的腿被密密麻麻的荆棘划得已经疼痛到失去了知觉,但他只能跑。

幽深的夜幕中,那一抹惨白的月色照映着周围的一切。

一丛丛高大的灌木丛就犹如张牙舞爪的妖魔鬼怪,在猫头鹰的哀嚎下衬得更为令人发指。

他不停地跑啊、跑啊,直到后来,不知被什么东西拌了一跤,只觉头晕得厉害,便沉沉地在到了地上……

……







他看她的眼神,变得复杂起来。








待她闹够了,疲了,又闷声睡去,依旧把他压得死死的,就这么一直到她彻底清醒。





“唔……”

貂蝉半睡半醒间只觉身下压了个什么东西,温热得令人忍不住上蹭,于是便微眯着眼缝儿瞧了眼,随即吓得立马清醒过来。

“你你你你……”

她羞得用被子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低着头不敢看他。

“既然清醒了……”

扁鹊宛如什么都不知道一般,只是自顾自地整理他的衣衫。

“就来聊聊……你是谁。”

天降妖狐.祸害无双

因为实在太忙,,短小见谅……


五.
“貂蝉姑娘。”

此刻, 献舞后退场的貂蝉正于后台准备褪妆,忽地却听闻一温和的男声轻唤她,匆忙放下手中已拭了水的绢布,蓦然回首一望。

那人一愣,随即便又浅笑道:“擅入后台,倒是在下失礼了,还请姑娘见谅。”

只见他一袭白衣胜雪,竟如夜月般清高,给人一种亦梦亦幻的感觉。

“哪里哪里,无妨。我道是谁,原来是三公子。

貂蝉也回之一笑,话语中透着一丝戏谑。

刘淇,刘府三公子,温文尔雅,长安城中出了名的风流才子。

“呵。姑娘可真是大度呢。”

三公子亦轻笑着打趣道。

敢这么挑衅他的女人,哦呵呵……她是第一个。


貂蝉看着他这么一笑,心里不免有些发毛。

这个家伙,啧啧啧……圈内远近闻名的‘笑面虎’。

可别看 他现在笑的好看 ,一但他对你没了兴致……

想到这儿,她的手心不禁冒出点儿冷汗。

没办法,只能如此放手一搏。

是生是死,全看此次行动的结果了。



为了那个人……

那个记忆中早已模糊不清的人……



她只知道,必须替‘ta’达成那个目的。



哪怕……倾她所有。

三公子是核心所在。




“噗~”

气氛凝固许久,被三公子一声憋笑打破了。

“姑娘……可真是极有意思的。”

“诶……”

貂蝉目光一滞 ,随即又立马回过神来。

“没有没有……”

他微笑之下渗出的狡黠,是不会骗人的。

真难对付……这个男人。







“嘿!姑娘,该走了。”

一个充斥着不满而又努力压抑着的女声插入,又打破了两人之间微妙的诡异氛围。

貂蝉与三公子闻声,同时望去,只见是个丫鬟。


感激不尽!!

貂蝉打心底里感激她。

感谢这位少女侠终结了这场令人尴尬癌都要发作的尬聊!!!




“你是什么人?我记得,在这府上没有见过姑娘吧。”

三公子微挑他秀气的柳梢眉,轻展藏于衣袖内的纸扇,故意遮着半边脸,令人看不清他的神色。

“哈?”

丫鬟挠挠头,一脸“再装X老子捶死你”的样子,一言不合就反呛他一句:

“你又是谁啊??”




哪个小兔崽子这么膨胀敢和他抢媳妇???





“……”

貂蝉与三公子无语。




看着这个叉着腰,毫不畏惧地用‘她’水光灵动的眸子瞪着三公子的小丫鬟,貂蝉顷刻间明白过来了。

如此不知天高地厚的……除了那只笨蛋狐狸,还能有谁……

完了完了,在下难收场了……

真是神一样的队友啊……

天降妖狐.祸害无双

为邪教打电话
CP冷就冷吧
我吃就好了





四.
整个长安城上上下下都充斥着欢欣喜悦的气氛,四处张灯结彩,鞭炮声连连,家家户户都津津乐道着刘府的公子与那司徒府小姐的天赐良缘,好不热闹。


房檐之上,一抹紫色的身影正飞快地跳跃着。

乍一看,可不就是李白 么。

“啧……”

李白边往丞相府赶,边时不时地就瞟一眼身下的人 ,一双狭长的桃花眼中满是嫌恶。

就这架势,这排场……啧啧啧……快赶上皇帝老儿的公主出嫁了吧?也是够奢侈。呵……

此丞相府内准备上台表演的貂蝉忽然鼻尖一痒,差点打了个喷嚏。

“哈……嗯……”

她边用袖子半掩着施过淡妆的绝世容颜,边在心里暗暗庆幸。

幸好……幸好忍住了……

在这种场合,不论你一不小心犯了什么错,可都是要倒大霉的。

真是的,到底那个混蛋偏偏这个时候想她啊。

貂蝉边想边气鼓鼓地撅着嘴 。

亏得她把脸遮住了,这要是让人看见,可不得被训斥一番 。

尚在途中的李白莫名其妙打了个喷嚏。

李白:??谁在想本座??





“貂蝉小姐,准备上场了。”

丞相府的丫鬟催促道。

“好……”

貂蝉呼了口气,尽力平复了心情。

不能有任何差错。

绝对不可以。



此刻,一路上飞檐走壁而来的李白终于到来,恰巧赶上了貂蝉献舞的时候。

只见她如绸缎般柔软细腻的一部分黑发被高高地盘在头上,其余则披散在腰间,云鬓间别着一支莲花样的簪子。

身着淡粉色缀白花的长纱裙,足踏碎花莲履,香肩上还披着薄如蝉翼的透明长纱。

看她迈着莲花步款款上台,竟是如月宫仙子般清冷高洁,妩媚之中却又夹杂着几分清纯,真是绝美也。

有美人,见之不忘。

不见兮,思之如狂。

呵,什么倾国倾城、国色天香,这些个俗词滥语,根本道不出她之容颜的一丝一毫。

真正的美,无需任何修饰,只是一见倾心,那便足矣。

他就这样坐在窗沿上,视线始终停留在她身上,一动不动,似有半分痴态。

伴着一阵轻快悦耳的琴音,貂蝉轻舒水袖,迈着灵动的舞步在台上翩然起舞,好似一朵花儿绽放。

她的脸颊在舞台上的一片片长纱遮掩下若隐若现地呈现在众宾客眼中,亦梦亦幻,飘渺动人 。

琴音中忽然又夹了种悠扬清远的笛声,接着,便闻一柔和婉转的女声响起。

是她在歌唱啊。

随着表演的高潮来临,台上的长纱纷纷飘落,貂蝉向着台下淡然一笑。

可仅仅是这淡然一笑,却也令众人看得如醉如痴。

这就是……一笑倾人国。

“噗……”

李白忍不住轻笑出声。

小丫头认真的样子,还是很可爱的嘛。

哎呀呀……可惜了,可惜了……

比起昨天,倒是没那么好看了。



(貂蝉:???!!!)

(李白:那不是吗!施粉则太艳……你看你这嘴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这脸白得跟泡过福尔马林一样……)

(孤九:猴子屁股就算了,福尔马林是什么鬼啊喂!!!)

【貂蝉 击杀 (家暴) 李白】


一曲终。

“好好好……”

最前排的一位公子情不自禁就鼓起了掌,意犹未尽地看着她。

“小女,谢过公子。”

貂蝉也点点头,回他一礼,便走回后台 去了。



李白琥珀色的眸子滴溜溜地转了转,里边儿闪过一丝狡黠的精光。

只见他微微一笑,便化作丞相府后台小厮的模样,光明正大地往后台走去。

并美名其曰,‘找媳妇’。

元旦蹭饭记

其实是辣鸡文笔蹭饭记啦。
all孤九!(个屁别打我)
兄弟们元旦快乐。

由于元旦即将到来,无良拖更的辣鸡召唤师孤九终于想起了被她‘散养’已久的爱豆们,所以决定去蹭饭(呸)拜访他们。


“正月里来是新年啊……”

孤九边用让人一听耳朵就会马上流产的声音边唱着歌儿边蹦蹦跳跳地走着。

(孤九:我五音不全怪我咯?)

艾玛。这王者峡谷咋这么喜庆呢。

“老铁们!在不在?”

孤九边“咚咚咚”地敲着(确切地说是砸吧……)某英雄的家门边大呼小叫着,生怕别人不想打她(呸)。

“哟!小九九来了!”

开门的是李白老哥。

“昂……有什么猫饼吗?”

孤九边回应着边往里屋探头探脑。

“吃啥呢,这么香。”

“小九九啊……劝你先走吧……”

李白老哥忽然神经兮兮地凑近老孤九的耳朵,说道。

“哈?为啥(⊙o⊙)?”

“甭提了……”

李白话还未说出口,便被打断了。

“别说了,哥哥,嫂子要生气了……”

妲己的小脑袋忽然从身后冒了出来。

一脸蒙蔽的孤九:???

“去跪洗衣板吧哥哥。”

妲己说着,把李白拽了回去。

孤九决定从窗户里悄悄瞄一眼,看看到底是怎么了。

只见李白跪在洗衣板上,旁边是一脸无奈的妲己和生气的孤九正宫貂蝉哥。

“媳妇我错了……看在今天过节,让我多喝两杯呗……”

李白哭丧着个脸。

孤九瞬间明白了。

得,准是喝多了,所以被罚。


李白家蹭饭失败。





孤九又走到一户英雄家门口,敲起了门。

看着房子那么高端,准能蹭到。

“哦?九儿?元旦快乐。”

开门的是孤九的跳跳小天使。

“跳跳,元旦快乐!”

“元旦快乐。希望你能长高。”

能说出这么欠扁的话,呵呵……果然是刘邦这小伙子……

“不要提我的身高啊喂……”

“我们吃过了。”

张良的话更是简洁明了。

“……再见……张良,祝你永无翻身反攻之日。”




越挫越勇的孤九又到别人家敲门去了。

“阿九!元旦快乐!进来坐坐吧!”

孤九的露娜老婆十分热情地招呼道 。

“555555......还是娜娜最好了,元旦快乐!”

最后是露娜抱着孤九进屋的。

“诶?娜娜你们在吃饭啊。”

“嗯,阿九也尝尝吧!是我亲自做的哦。”

“哎呀那怎么好意思呢,当然……恭敬不如从命啦!”

不过孤九只坐了两分钟就找借口溜了。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从来都是‘来者不拒’的吃货孤九毅然舍弃美食不愿多呆一分钟呢?

“大哥你别抢啊擦……”

“你别抢啊靠……娜娜为啥就眼瞎看上你了呢……”

“我咋了我……”

……

看着铠哥跟猴哥为了一块肉挣了个你死我活,孤九的内心是崩溃的。

得,这俩在,啥都别想吃 。



不行,就不信今天蹭不到饭!

“甄儿!元旦快乐!”

“小九!元旦快乐!”

甄姬小姐姐笑着招呼孤九进屋。

妈哦……冷死了……

正在做饭的王昭君从厨房里伸出个头,冲孤九打招呼:“hh!小九,元旦快乐~”

“昭昭啊……”

孤九颤抖着指着厨房里冒出的滚滚黑烟。

“啊woc糊了!!”

“笨蛋嫱儿你干了什么?!”

“你们两个大宝贝快别吵了!救火啊!!”

……

“实在不好意思啊小九……”

“对不起了啦……”

“没事……”




身心俱疲的孤九又敲起了门。

最后一户了……

“元旦快乐……阿花……”

“元旦快乐!九妹子!”

花木兰二话不说,拉着孤九就往屋里走。

“吃饭!”

玄策欢呼着。

“好好好啊……”

守约约边喂着弟弟边说:“愣着干嘛,一起吃啊。”

端着菜的兰陵王:“花花,吃饭。”

孤九:“……”

得,你们慢慢吃,我走,我走还不行吗?




喜气洋洋的王者峡谷中,一个孤独的身影渐行渐远。

孤九默默拨通了某个电话:“小狄狄,我想你了……”